首页> 范文论文> 正文

谁主沉浮

来源:恒梁资讯网
  

谁主沉浮篇(一):谁主沉浮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谁主沉浮 ? ? ? 辛廉颇 ? ? ? ? ? ? ? ? 谁主沉浮 ? 辛廉颇 ? “旧历的年底”,仍然”毕竟最象年底”,虽然阳光没有明媚,但新世纪的曙光已在2000年元旦早已光顾过土司镇三初中,况且距今不足四十天,也算不得缺憾,勤恳的教师们照例要将个人总结啦,班主任总结啦等,照着上年不,上个世纪末的老内容,匆匆用新稿纸,请字迹写得漂亮的勤快老师复制几份,扔到皮建功校长宽大的老板桌上,熬完一个年年如此老是无聊的评优总结会后,才能到校总务彭中康处,领取被学校点名啦,备课啦等各种惩罚性制度还是罚不完的工资,牢牢地攥在手中,或者揣入贴身内衣的口袋里,准备对付又一个阻挡不了的春节.清早,寒风轻吹,滴嗒的时钟刚走到八点,电铃声突然大作,预备铃声在因放假而空无学生的一百余公顷空荡荡的校园上空,疯狂地响了足足三十秒,校园中间南北走向的水泥马路两边不褪绿意的雪松,全然不顾教师急促的脚步,和着阵阵的凉风自由自在地摇晃着,真象轻松拿着比较多的薪水且一点不受学校纪律束缚的皮校长,悠闲地在办公室的老板椅上轻轻摇晃的神采. 一. 集 合 钟声就是命令,除了皮建功校长因是市优秀教师唯一候选人需民主评议须避嫌外,教办室的“ 督察们”早已正襟危坐在校马路最北端的教学楼最高层最东边最宽敞,但却不最干净的会议室的主席台上,当教师们走进时,还看见教办室主任朱明旭亲自用胖厚的手拭了一下櫈子,仔细地皱了两下眉,决定用“领导工作手册”将自己的领地轻轻拍打了三下,又改用因上嘴唇血管瘤使人看着特别厚阔的嘴巴对准胸前的领地猛吹一大口气,接着又补充一小口后,将自己肥硕的臀部安置在座位上,才放心地安稳下来,突然,又重新站了起来,指着窗子说:“打开窗子,打开窗子说亮话吗!” 算是宣布会议开始了······ ? 二.背景 谁都知道,这是一个完全没有必要的必需会议,去年因按上级精神——民主选举“市优秀教育工作者”,结果呢?按朱明旭主任的话说,“不是考绩平平,就是作风懒散,再不就是蠢材——简直是混蛋。”主任说的“混蛋”都知道是指外号叫“直角弯儿”的李天生——前退休教师的一个“傻儿”,二十年前教师退休还允许接班,就被安排到学校只能干“敲钟”的简单活儿,因每次预备到上课这一段十分钟的关键时间,总是掌握不住而乱了课堂,总惹领导生气,被颤颤巍巍的老爸用拐杖打了不下十个星期天(星期天才能加班训练),才悟出“向前走一百步,蹲一会儿,再站起来向右(相当于直角)走一百步,再按原路返回,再看表刚好十分钟”,为了这十分钟,李天生利用了整整一个暑假,风雨无阻地练着,却也养成了走路喜欢蹲一会儿,转弯必直角的怪癖——“直角弯儿”因此而得名,去年电铃使他失了业,但在“市优秀教育工作者”评选中却获得了满票,让土司教育界笑了一个春节十五天的假期,但这个“民主结果”,到领导那里一“集中”, “市优秀教育工作者”的荣銜竟与李天生毫不相干,直落在皮建功油光发亮的偏分头上。 其实,皮建功牙根儿就不在乎这个荣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名言,一向是他自我告诫的至理名言,不料,一但勉为其难,才发觉,该荣誉不但能起到巩固校长地位,扬名教育界的功效之外,第三年(必须连三年)就可获得晋升一大级工资,且享受一笔数目不菲市政府特殊津贴的实惠,何况,这位座右铭为“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的校长,用他那具有五十三年见识到睿智眼光审时度势:近两年劳神建设的经济收获远没有“民主”加“集中”评优的政治收获来地轻松,并且安全稳当,昨天晚上自言自语“为什么就没有一点坏处呢?”,而后莫名其妙大为恼火长达两秒钟之久······ ? 三.议程 “第十条:以大局为重,团结同志,爱护学生······” 朱明旭不厌其烦地宣读着已经泛黄且首页已烂掉一块的评选文件,用右手的食指尖在泛着油光的厚嘴唇间又点了一下,将方案翻完才正襟危坐朗声说道:“请大家各抒己见,评议一下本年度市优秀教育工作者,谁最合适?”“皮建功校长和其他教师们,我们将一视同仁”! 最后一句话,聪明的老师们理解得毫不费力——非皮建功莫属,但有时领导意图是需借助别人的嘴巴传递出来的,这是起码的政治小手腕,朱明旭当然会耍,于是又扫视了一遍会议室的老师们,最后将目光盯在最前排最右边靠窗的老教师郑庆电处,郑庆电立刻心领神会了—— ? 四.慷慨陈述 郑庆电是一个人人都说是“好人”的共产党员,但他讲话从来没有立场,特别在人多的场合,他说出的话就像他在化学课堂上制作出的蒸馏水一样,无色透明索然无味,千篇一律永远是“对呀!”的赞同,“很好嘛!”的附和,就是五彩缤纷的化学知识经他一讲,变成了枯燥无味的条条理论,一节课讲不到十分钟准能使最活跃调皮的学生轻松地打起鼾声来,他的确是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是一位能真正掌握自己嘴巴的老知识分子。1959年年仅十八岁的他曾在武汉体院与罗马尼亚留学生切磋技艺的矫健身影,如今只剩下曲弓弯背的驯良体征,这除了无情岁月的不饶人之外,地主家庭出身的成分对他的影响,在六、七十年代是极其糟糕透顶的,经历了“文批武斗”长达十余年掠夺性改造,彻底瓦解了他生机勃勃的精神,在“贫下中农”蔑视的眼光下,小心翼翼寻找着合理的生存方式,“管住自己的嘴巴,准确理解领导的意图”就是行之有效的一条,特别是昨天晚上皮建功校长(问年终有何困难)莫名其妙的关怀,郑老师意识到在此会上要为皮校长吹捧吹捧。 郑庆电将眼镜摘下来放在桌子上,缓缓站起了像是自言自语地说:“行,这很好!”还是令人熟悉的莫名其妙。 老师们的目光刷地投过来,令郑老师有点芒刺在背的不安,“嘭”的一声,一阵冷风竟将一扇窗子关上了,吓得郑老师摸眼镜的手一哆嗦,朱明旭主任大度地说:“有什么说什么”,但拧皱眉头。 “皮校长最合适”, 郑老师谦谦地说,“我个人认为”。 “为什么呢?”朱主任散了眉疑问道。 “我就说两点吧,”郑老师抬手指着朱主任身后高悬在墙壁的一块写有“伙食管理先进单位”落款是“市教委”的镜框说:“这是我校近来获取的最高荣誉啊!”“真不容易”,老师们立刻哄堂大笑起来。原因是学校根本没有伙食管理这回事,学生灶被皮建功的内弟承包了,校长只管分红没有管理,初三班一位十六岁少年罗小纳一顿午饭需餐票二市斤,才能勉强吃个饱,这倒不是学生饭量大,全是缺斤短两惹的祸,学生家长苦不堪言,牢骚漫骂四起,这激活了经济经常拮据五位中年教师的经济头脑——开办学生食堂,这五位教师利用自己是班主任的优势,在学校附近将食堂之“花”,“五朵开放”,并轻而易举地将食宿在校的学生秘密瓜分,运作不到半年,就使自己“盆满钵溢”,而学校的食堂举步维艰,几乎揭不开锅,哪里会有什么“先进(单位)”,眼下这几位教师,对教师工资的一拖再拖行为,曾经叫苦连天,怨声载道,而今已达到满不在乎的程度。皮建功竟能使本校获得市“伙食先进单位”,可真是个难解之迷,对此了如指掌的教师为何不发笑呢? “这是第一点”,郑老师无视众人嘲讽继续强调道,“第二”,又指着“市百家花园式学校”的牌匾感慨地讲:“皮校长为了咱学校建设真是沤心沥血”,教师们一片寂静,谁都知道,这个连“负二”的平方都不知道等于几的庸才校长,对搞学校建设热心得像个建筑天才,不厌其烦地将校园院墙推倒,建成毫无用处的小房,将厕所修改成商店、食堂,“沤心沥血”一点也不夸张。 “就是皮校长算了”!有几位教师已不耐烦地嘟囔出声了,真想赶快结束这不关己的毫无意义的评优会,痛痛快快地到后勤处结帐领工资。 “那么,同意皮······”,朱主任正要进行举手表决,突然,“咣——”、“嗵——”会议室的门被踢开了······· ? 五.殃及池鱼 包括朱明旭主任在内,大家的心都猛地一紧,只见从外边冲进来三个杀气腾腾的青年汉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直闯主席台,为首的是一位染着棕色长发的大个,将燃着粗长的古巴雪茄从叼着嘴中拔下,以操作手枪的姿势指了与会的老师们琅声道:“我们特地来找皮校长讨回我们工程队的血汗钱”,并寻视一圈会议室质问道,“皮校长在哪里?” “现在正在开会”,朱主任惊诧而又愤怒地说了一句,很明显告诉他们贸然来此地十分错误,然而第二位地雷似的光头,瞪着像能射出子弹一样的眼珠,张开炮口似的大嘴,对朱主任进行“野蛮”的攻击:“开毬会、开鸡巴会,我们老板来了十几趟了,可他妈的皮建功一个子儿的工钱也没给,吃鸡连骨头都吞了,也太狠了吧!” 老师们立刻明白,这是包工头王大头的儿子王铁栓年底来向皮校长讨债的,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 “干嘛呢,滚出去!”一向坐在朱主任身边一直没有发言机会的教办室小领导江敏,看到朱主任威严的国子型大脸气得铁青,马上意识到立功的机会到了,立刻冲着三位不速之客大声呵斥,且拍案而起,用手直指来者,这时,第三个——王铁栓身后的那位,也是个光头,一言未发,刹时摔掉敞开的皮夹克,准确地抡揍在江敏凛然正气的臉上,一个箭步冲到江敏跟前,一手抓住江敏的红领带,一手臂揽住江的脖子,趁势向门外一卷,便将江敏扔在楼道里,仨人跟着就是一顿猛揍狂踢······ 这是“野蛮”(打手)在向“文明”(教师)开战,而文明的教师们最拿手的武器是什么呢?永远是能在黑板上书写出大刀、长矛、机关枪、原子弹等武器名称的极易粉碎的粉笔,永远是敢批“蒋介石”是“匪帮”,敢骂“汪精卫”是“汉奸”的滔滔不绝的嘴巴,况且“以理服人,以情感人”的谆谆校训,“不准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也是针对教师的高悬利剑,都使教师们从来没有得到“动拳脚”的训练,江敏只会本能地抱着头,曲着身,无可奈何地任凭那仨暴徒“雨打风吹去”,在座的教师和领导们,一个个目瞪口呆,随后抱头鼠窜一拥下楼而去了,没有人敢制止······ ?六.紧急对策 教师们除江敏外,都汇集在教学楼最底层校长办公室门前,工会索主席推开空无一人的校长办公室,随脸色铁青的朱主任进去,朱主任快步走到插有精致国旗和党旗的老板桌后,一屁股坐在留有皮建功余热的老板椅上,抬手指着近在呎尺的电话,对索主席说:“快报警!打110!”······ 门外,七嘴八舌夹杂着寒风的呜咽,皮建功不知去向,人心惶惶,“这明显是破坏公共秩序,标准的殴打人民教师行为,是犯罪!”距校长办公室窗口最近的李安老师,凭借熟练的政治知识,理论上将正在作恶的仨暴徒推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威严的审判席上,智力超群的副校长杜圣抡着眼珠凑到精打细算的后勤主任彭中康耳边说:“快去将学校大门锁住——以防坏蛋逃跑,彭中康则将钥匙塞给“直角弯儿”——李天生,让他去执行这个具有危险性的锁门任务。“最好赶快通知江敏的家属”,政教主任华国君足智多谋拥有苏东坡一样的一头“华发”,伸手拉住江敏的表弟体育教师付亭,示意他迅速执行这个责无旁贷的任务——搬兵……. ? 七.柳暗花明 层层重浓的灰色云霭,在校园的高压电线上空,向西南方翻滚着,渗着嗡嗡的电线的呜呜声,校园水泥马路上渣屑乱撞,尘埃横飞,楼上会议室刚才因要说“亮话”而被打开,还没来得及关闭的窗子“咣·当,咣·当”执着地响着,揪人心扉,乱作一团的教师们焦急地张望着,期盼着人民警察能神话般从天而降······ 突然,江敏竟在楼梯处露出脸来,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刚才的光头恶棍,边走边替江敏拍打身上的尘土,四人像亲兄弟一样有说有笑地向校长办公室走来,江敏额头上仍淌着血对着为他担心的教师们讪讪地说:“唉!是自己人,不打不相识吗!” 仨“自己人”边走边向愤愤不平的教师们抱拳道:“对不起,实在对不起!”鱼贯而入校长办公室。随后,朱主任仍然脸色铁青,怒气冲冲地走出办公室,愤愤地骂了一句“啥东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这事就这样了啦?”李安老师诧异地自言自语,不甘心这样,似乎不满意当前这样的结果。“唉——”人高马大的体育教师付直后悔地对教师们说,“刚才咱们都拎起凳子,一定能把他们仨揍扁了”,但包括他在内,每一位十分文明的教师丝毫没有开战的意思,而是向彭中康主任询问工资情况,四散开去,刚才的事似乎已无人再去操心。 八.在起风云 江敏的妻子王佳宜风尘仆仆地来了,穿着蓝色税务制服,在紧锁的校大门外焦急地向老师们询问着情况,老师们安慰她说没事了,她却不相信地摧促着快点开大门,身后是人人都认识的煤厂老板海中水,手里拎着一尺来长,专门对付各种难整螺丝的活口大板手,带着十一位满脸尽是煤灰,个个浑身有劲儿的彪悍雇工,有的踢腿,有的冲拳,显然是付亭搬的援兵到了。 “直角弯儿——李天生”飞快地拿钥匙去了,王佳宜一秒钟都不想多等,右手执腰,左手将额头的长发向两边推了足有四次之多。 王佳宜在土司镇颇有名望,三十九岁,丰满少妇的身段气质卓绝,方面细眼尽含优雅无限,小学学得最好的是语文,但最高没有超过二十五分,五年级就草草毕业,早早结束了求学生涯,但并不滞搁她在镇税务界左右逢源轻松高升的进程,由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职员荣升到呼风唤雨的大会计,用时不足八年,且工作得心应手的程度,已达到不需半分钟就能使精明的奸商眉开眼笑心甘情愿地补交拖欠三年税款的地步,因此,无论是粮食贩子,还是工厂老板,都以敬仰的姿态与她交往,但她与老实得近乎有点愚蠢的江敏结婚,令许多善于推理的人迷惑不解,皮建功是故地说这是知识分子受到重视的一种体现,每每要江敏印证,江敏虽不回答,但脸上总是洋溢着十分得意的神色,而且极易经久不息。 海中水在土司镇也是个叮当响的人物,跺一脚土司街乱颤,爱好冒险,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敢与用野蛮、暴力抢占市场商机,“目的达到,手段算不了什么”是他的立身名言,足有五厘米的刀痕斜划在右脸上,就是独霸土司镇煤球市场留下的“著名商标”,再加上老同学王佳宜的鼎力相助,更是如虎添翼,煤球生意红红火火,“海老板”已名副其实。 “直角弯儿”将钥匙插入锁孔,使劲拧了几下,也没将大门锁打开,但却发现“警察来了”,人们发现两百米开外踱来了一胖一瘦的两位警察。 海中水伸过铁门钢筋横梁推开正在开锁的“直角弯儿”,一板手下去,生锈的铁锁应声而落,王佳宜和海中水带着一群好汉们一拥而入,领先警察们直奔校长办公室。 王佳宜看见额头淌着血,嘴巴不停解释(王铁栓是来找皮校长讨要工程款而误伤了自己)的丈夫江敏,十分心疼,恼怒地将旁边的脸盆摔向王铁栓的头上,那位光头打手本能地跳起,海中水的板手只重复了刚才击锁的动作,“光头”便满脸开花,用来抵抗的右手的大拇指像门钌铞一样耷拉了下来,同时,包括“棕长发”在内,又遭到煤厂彪悍工人们一顿猛揍,都立刻趟倒在地,速战速决,干净利落,用时不超过六十秒。而后,在警察到来之前,海中水们也迅速撤离了······ 九. 问苍茫大地 校园一片寂静,尘滓、废纸、老师、煤工、板手、校长踪迹皆无,教师们吓得都躲在自己住室的窗户后面,静观事态的发展,显得空荡荡的校园,只有寒风对着高压线呼呜着,姗姗来迟的胖警官和瘦警察扶起被揍爬下的仨“好汉”,从狼籍的校长室出来,到医院包扎去了,既无笔录,也无取证,更无缉拿元凶的举动。 第二天,学校成为被告,理由拒不支付拖欠两年之久的工程款,且致讨债人轻伤。 第三天晚上,海中水被拘留。 第四天,江敏,王佳宜状告王铁栓扰乱学校工作秩序,殴打人民教师。 第五天,皮建功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以一个中间人的身份竭力劝双方撤诉,江敏支付王铁栓壹万元医疗费,学校赔礼道歉,并在年底偿清所欠工程款八万元。 第六天,海中水被保释,皮建功去慰问被拒之门外。 第七天,皮建功校长的“市优秀教育工作者”上报被批准。 第二年,江敏被检查出肾脏坏了——尿毒症,据医生说与剧烈的碰撞挤压有关,第三年的春节刚过(也就是农历正月十八),江敏老师遗憾地撇下孤儿寡母,撒手人寰,让土司人民、特别三初中的教师们嘘唏不止。 ?土司镇依旧,学校依旧,课本上仍有的诗词——《沁园春·长沙》,中间的疑问依旧是:“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教师们依旧动情激越地教着,天真无邪的学生们依旧大声朗读着背诵着! ? 2001.7作于二初中 2008年.11修改于户张小学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谁主沉浮篇(二):谁主沉浮

谁主沉浮? 查看您的阅读历史分享给朋友 类别:历史·传记 | 关键字:明末清初风云录 明朝末年,天下动荡。后金大汗皇太极欲独霸中原,李自成率农民军陕西起事,战火蔓延了大半个中国。但朝廷内,崇祯帝却误听奸言,将一代名将袁崇焕下狱,以通敌罪判处极刑。已经退休的兵部尚书孙承宗持袁崇焕手信来到山海关重新执掌大局,并派遣特使吴三桂奔赴解救袁崇焕,由此也掀开了长达十几年间中原大地的风云动荡局势。在这个大时代的变局中,少年吴三桂与多尔衮分别来自不同的阵营,在各自的导师洪承畴与范文程的引导下,也都迅速地成长起来。他们在纷乱的战火与纷争中,遭遇了爱情、忠诚、阴谋与信仰的重重挑战与抉择,最后为了争夺天下,与草莽... 作者:刘剑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  作者简介1第一部分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声音来自站在书者身后的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身材高大,黑脸膛粗臂膀,另一个身材中等,敦实壮健,全是一等一的壮汉,他们的身上、脸上,都布满了污泥与血渍,似乎刚刚经过了数番血战。 第1节:谁主沉浮(1) 第2节:谁主沉浮(2) 第3节:谁主沉浮(3) 第4节:谁主沉浮(4) 第5节:谁主沉浮(5) 第6节:谁主沉浮(6) 第7节:谁主沉浮(7) 第8节:谁主沉浮(8) 第9节:谁主沉浮(9) 第10节:谁主沉浮(10) 第11节:谁主沉浮(11) 第12节:谁主沉浮(12) 第13节:谁主沉浮(13) 第14节:谁主沉浮(14) 第15节:谁主沉浮(15) 第16节:谁主沉浮(16) 第17节:谁主沉浮(17) 第18节:谁主沉浮(18) 第19节:谁主沉浮(19) 第20节:谁主沉浮(20) 第21节:谁主沉浮(21) 第22节:谁主沉浮(22) 第23节:谁主沉浮(23) 第24节:谁主沉浮(24) 第25节:谁主沉浮(25) 第26节:谁主沉浮(26) 第27节:谁主沉浮(27) 第28节:谁主沉浮(28) 第29节:谁主沉浮(29) 第30节:谁主沉浮(30) 第31节:谁主沉浮(31) 第32节:谁主沉浮(32) 第33节:谁主沉浮(33) 第34节:谁主沉浮(34) 2第二部分 洪承畴将那封自己写好的信塞到了吴三桂手中,说道:“拿着它,明天先交给曹化淳公公,再呈给皇上,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你要把曹公公视为自己最敬重的人,不管你的心里是怎样想的,你一定要让他感受到这一点,至于你和我,等过了明天,师徒之谊,就此开始。” 第35节:谁主沉浮(35) 第36节:谁主沉浮(36) 第37节:谁主沉浮(37) 第38节:谁主沉浮(38) 第39节:谁主沉浮(39) 第40节:谁主沉浮(40) 第41节:谁主沉浮(41) 第42节:谁主沉浮(42) 第43节:谁主沉浮(43) 第44节:谁主沉浮(44) 第45节:谁主沉浮(45) 第46节:谁主沉浮(46) 第47节:谁主沉浮(47) 第48节:谁主沉浮(48) 第49节:谁主沉浮(49) 第50节:谁主沉浮(50) 第51节:谁主沉浮(51) 第52节:谁主沉浮(52) 第53节:谁主沉浮(53) 第54节:谁主沉浮(54) 第55节:谁主沉浮(55) 第56节:谁主沉浮(56) 第57节:谁主沉浮(57) 第58节:谁主沉浮(58) 第59节:谁主沉浮(59) 第60节:谁主沉浮(60) 第61节:谁主沉浮(61) 第62节:谁主沉浮(62) 第63节:谁主沉浮(63) 第64节:谁主沉浮(64) 第65节:谁主沉浮(65) 第66节:谁主沉浮(66) 第67节:谁主沉浮(67) 第68节:谁主沉浮(68) 3第三部分 多尔衮道:“臣弟听说,关于修筑大凌河城之事,朝中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是大凌河处于宁锦咽喉,必不可失,另一种意见是,大凌河城地处荒远,人烟稀少,耗时耗力太多,不如转而重修蓟镇长城,加强锦州的防守。” 第69节:谁主沉浮(69) 第70节:谁主沉浮(70) 第71节:谁主沉浮(71) 第72节:谁主沉浮(72) 第73节:谁主沉浮(73) 第74节:谁主沉浮(74) 第75节:谁主沉浮(75) 第76节:谁主沉浮(76) 第77节:谁主沉浮(77) 第78节:谁主沉浮(78) 第79节:谁主沉浮(79) 第80节:谁主沉浮(80)


北京二手房源 http://www.c21.com.cn/

恒梁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