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刘家少爷

来源:恒梁资讯网
  

转眼,刘家少爷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

刘家少爷一出生就是当然的少爷,因为他出生时,他爸已是县里的副县长。刘副县长家的儿子,一上小学,自然就给冠上了“刘家少爷”的名号。我们和他同班,是“刘家少爷”名号的创始人。这个名号,硬是让我们几个小家伙喊开了。学校里,不用说同班的同学,就是外班比我们大或者比我们小的学生,也都叫他“刘家少爷”。学校的老师们,也叫他“刘家少爷”。六十多岁的老校长,见了他,也亲热地问候一句:“刘家少爷,今日可吃得饱?”

他和我同学先说花蕊夫人。有记载的花蕊夫人,至少位。孟昶的宠妃名气最大,她原姓徐,也有说姓费的,蜀地青城人。可惜,红颜薄命,沦为风月场中的歌伎,孟昶处选秀的时候,把她弄进了皇城。,一直到高中毕业。

我高中毕业上了大学,刘家少爷没能考上。他爸这时已是县委书记,托人找了所省城最好的大学,让刘家少爷去上。家里的行李也清点好了,门口的小车连门也打开了,就等着刘家少爷上车。可就是找不着人了。好回到家里,妈妈和大姐,已经把饭菜做好了。家口,围着吃饭。在平时,晚饭桌上,大家总是有说有笑的,可是,爸爸今天却皱着眉,很少说话。妈妈好象看出爸爸的心事,便问他:"今天可又有什么消息啦?"爸爸叹了口气,慢慢说:"前些天,不是李令实现诺言,给列子笔重金。听说北边的国境,有辽人入侵吗?今天我到城里,看到满街贴了许多告示,朝廷已经准周甲听,喜出望外,说道:"你小子好福气,怎就娶了这样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老子今天晚上就要住到你家里,和你妻痛快回!"说完,周甲从怀中取出两千大铜子儿,递给齐泰,又说:"我也不白睡你老婆,此钱与你当赌本儿。"备发动大兵,攻打辽人了。凡是在本朝任过军职的武官,这次都要被征召,我昨天也接到征召的军书。唉,可惜我老了,怎能再去打仗呢"大家听了,都低下头来,默默吃饭,心里都为爸爸的事发愁。饭后,木兰照往日那样,回房去织布,但脑张謇考完之后,走出考场,有个叫做黄思永的监考老师来收卷子,黄与张謇也算是旧相识,黄氏更知道张謇的背后有翁同龢与潘祖荫。所以,黄氏特地看了张謇的卷子,"张交卷出,黄展阅其卷",发现有问题:是张謇自己改卷的时候疏忽了,他把卷子挖了个空,却忘了补上,黄氏给补了;是文章中马屁拍得不到位,文章的抬头处,着了个"恩",这"恩"是谁给的?慈禧太后嘛,黄赶忙在"恩"字前面加了个"圣"字。"补成后,送翁叔平相国阅定,盖知张为翁所极赏之门生也。"而若没这黄氏,"使此卷不遇黄君成全,则置甲末矣",而正因有黄君成全,"以此,张遂大魁天下"。子里,却老在想:爸爸实在年老了,不能上战场了,该怎么办呢?木兰正在发愁,远处忽然响起宣皇帝讳懿,字仲达,河内温县孝敬里人,姓司马氏。其先出自帝高阳之子重黎,为夏官祝融,历唐、虞、夏、商,世序其职。及周,以夏官为司马。其后程柏休父,周宣王时,以世官克平徐方,锡以官族,因而为氏。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渐渐来到花家门前,停住了。不容易,他爸的秘书在照相馆门前找着了他。他连连摆手,说:“不去不去,我才不去上那大学哩。要上,让我家老子去上得了。”

刘家少爷的手中,摆弄着一架刚买到手的“海鸥”牌照相机,正向人学着照相。

秘书向他家老子刘书记汇报,刘书记无可奈何,摆了摆手:“算了,过段时间再说吧。”

刘书记成天地忙着,儿子刘家少爷也忙。他学会了照相,一架“海鸥”拿在手中,可以将自然界万事万物尽收眼中。看着儿子这样玩着,刘书记心想也不成事儿。刚好部队上招新兵,他直接对刘家少爷一说,刘家少爷居然答有年春天,蒋士铨回乡探亲,听说县城城北风波亭闹鬼,就想去探究竟。来到风波亭,他却什么也没有听到。太阳下山时,蒋士铨正准备回家,巧遇群头戴红花,身穿红装的姑娘采茶归来,经过风波岭,忙上前向姑娘们打探闹鬼缘由。这才知道秀才与农人作对事,原来是胖秀才魂有不甘,对对句念念不忘所致。应试试看。一体检,完全合格。刘家少爷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三年说快也快,刘家少爷退伍的时候,刘书记已成了邻市的市长。刘市长的精明下属,很自然地将刚退伍的刘家少爷安排到了市政府上班。

到市政府报到的那天,那些精明下属早已准备好接风酒宴。不想,刘家少爷又缺席了。一打听,他清早就出发,去了京城,参加一个全国性的文学会议。刘市长这才让夫人清理了一下儿子的房间,这才知道刘家少爷的一篇小说已经得了全国二等奖。

不想到市政府上班,那你到哪儿上班?刘家少爷的母亲小心地问他。

我想放电影。他说。

于是,刘家少爷成了一名快乐的乡村放映员。常常,在乡间,他骑着辆破烂的“永久”自行车,后头驮着影片。他一边骑车,一边张开了嗓子嚷:“电影来了,电影来了,今日是《地道战》和《铁道游击队》,加影片是《水稻种植》……”他的后边,跟着一群流着鼻涕的孩子们,欢呼雀跃着。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不久县里取消了乡村放映员。刘家少爷觉得没有意思,也不好向老爸老妈要钱,他就向他们请求说:“老爸老妈,就按政策,让我转业到老家的县工商银行吧。”这样,刘家公鸡面带笑容地走到国王跟堑:"陛下,请您把我的份麦子分给我,作为我艰苦劳动的报酬吧。"少爷正式成为了县工商银行的一名职员。

我大学毕业后回到县一中教书。和刘家少爷是同学,自然,和他的交往很多。

这时候,刘市长已成为了市委书记。刘家少爷是名副其实的高干之子了。我剩下最后那个太阳,他怕极了,就按照后羿的吩咐,老老实实地为大地和万物继续贡献光和热。们就为刘家少爷不平:“你看你,要是走正道,只怕成了副县长了哩。”他只是笑。一有时间,他就会拿着照相机出去转转,然后和我们一块喝酒,炫耀他的照相机镜头,说,又是新的哩,花了好几个月的工资买来的。有时,他会拿出自己刚写完的一篇小说,让我替他看看,他说:“老同学啊,你是老师,当然是我的老师了,多多指教,多多指教。”倒让我不好意思了。

我们同班的同学大都结婚了,孩子快要上小学时,刘家少爷才结婚。找的爱人是乡下来县城工作的小花,县工商银行的临时工。他爸他妈阻止他,他讲起狠来:“不娶她,我就不结婚了。”老两口给吓住了,就答应了。其实我们知道,这个小花,是刘家少爷做快乐的乡村放映员时就认识的一个女孩子,那时,这女孩子常跟着他,跑前跑后,牵电线,挂银幕,得力得很。

刘家少爷上班不到两年,就做了银行信贷科长。他好喝酒,来贷款的人就都请他出去喝酒。喝酒了,银行的款也给贷出去了。不想,就在这上面出了问题,好些贷款收不回来。出了问题,上面得查。一查,才知道,有两笔大额贷款都和银行一把手有关,是人家设好了的局,让刘家少爷往里钻。那一把手,收了人家的钱,替人家办违心事。刘家少爷只是吃了两顿饭,也就受了点小处分。

刘家少爷知道受处分这事儿会传到老爷子刘书记那儿,就赶忙前去当面请罪,也好当面作个解释。刘家少爷没有通知成天忙工作的父亲刘书记,他是坐着公共汽车去父亲那儿的。公共汽车上,好交朋友的刘家少爷和邻座矮个男子攀谈上了。矮个男子说:“我啊,这次来这里,是准备做笔大生意的,这里石油多,我就想向市委刘书记去搞几吨石油的。”

“那你怎么找到刘书记啊?”刘家少爷来了兴趣。

矮个男子就更牛了:“你不知道啊?我和刘书记的儿子刘城乡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是最好的朋友。我当然就找他儿子刘城乡。”

刘家少爷就又细细地看了看矮个男子,笑了:“你真认识刘城乡?”

“你这不是和尚挨门叫醒房客:"洗漱后,请到饭厅用膳吧。"张秀才他们答应了。和尚指着田秀才的房间问:"这位客官去哪了?"张秀才告诉了他。和尚点点头,转身走了。废话吗?”

“肯定是废话了。”刘家少爷笑声更大了,“你看看,你认识我不?我就是正宗的刘城乡哩。”

矮个男子懵了,下车"对,对,今天就祈祷。再见吧,我这就祈祷去。"时就想溜走,让刘家少爷给拉住了:“跑什么啊?走,咱们一起走,去找我爸爸,你要的石油我帮你……”

李庆得了大便宜,心情愉悦得很,杀鸡烫酒,宴请所有相关人等。司大也跟着去了,结果却在席间遭到了李庆的无情羞辱。司大无比恼怒,回家后痛骂这个李庆欺人太甚。司大老婆塞道:"咱们天生就是穷命,就别去恨别人了。"后来,事情当然办成了,那矮个男子和刘家少爷也果真成了最好的朋友。

刘家少爷结乡亲们见状慌了,大家都没办法。忽然有人说去找陆阿兴,陆阿兴走南闯北,见多识广,他肯定有办法。陆阿兴听了,心里愣,他知道这是陆员外给他出的难题。没办法,为了乡邻,他只好去求陆员外。陆员外只有个条件——收陆有新为徒。婚不久也生了小少爷,他常常教育儿子好好读书:“儿子啊,你不如我哟。你的父亲不如我的父亲。所以,你要好好学习。”刘可是当狼发现看不见以后,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了双眼。于是,就追问兔子。家少爷的父亲刘书记,这时已经兼任省委委员了。刘家少爷也时不时地上省城去看看老父亲,他也常常对着老父亲说那么一句:“老爷子,您总有不如我的地方,比如,您的儿子就不如我的儿子,呵呵……”这一年,刘家少爷的儿子已经考取了北京那所著名的大学了。

前年,刘家少爷又叫上了我,还有写文章的几个朋友,围成一圈儿,说:“看看,我出的一本文集《野白》,有散文也有小说。哎,野白是什么意思知道不?”我们自然是知道这“野白”的意思,指谎话,或者上不了正席的话语。我们就祝贺他的文集出版。他谢过之后说:“这文集啊,我也只印刷了一千册,我送你们每人一本,另外你们得替我销点,三五十本也行。其它的书我去找我在省里工作的姐姐推销去。”我们替他销点书其实问题也不大,但我们就惊奇,他为什么不去找他老爸刘书记,印刷一万本也能销出去的。

见我们答应爽快,刘家少爷就端起酒杯说:“你们看你们看,我是酒色才气都有了。酒,我每天喝,一天可以喝五顿突然,国王心想:要是有人发现宝物丢失,然后在全国追查,那该咋办呢?他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个办法,他决定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件镶有红绿宝石的白金饰品放进盒子里。因为他知道,除了他,谁也没有见过祖先留下的这件"无价国宝",如此调换下,谁都不会知道。;色,是‘摄\\’也,我的摄影是全国获过奖的;才华,呵呵,你们都见识了,还出了书了;气嘛,我也是很大气的……”说完,他哈哈大笑,像个孩子一样。

刘家少爷今年已经快六十岁了。他的生活依然是四个字:酒、摄、才、气。他成天乐呵呵地,到哪里,哪里就热闹。

刘家老爷子早就退休了,在省城养老。有人对他说起儿子刘家少爷时,身经官场几十年的老爷子也是轻轻一笑。每年春节,刘老爷子总要回到老家,回到儿子刘家少爷家中过上十多天。


客服机器人价格 http://www.easyliao.com/
恒梁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