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城隍赴任

来源:恒梁资讯网
  

宋代时,有一个叫李焘的秀才重病,整天卧病在床,各方求医也不见好转,眼看就不行了。

一天正当秀才吃完药,迷迷糊糊糊躺在床上时。隐隐听到外面有马蹄声,还有人走路的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

慢慢的,脚步声来到了门外,然后停住了。

“请李公子应试!”门外来人高声叫道。

“当今皇上尚未有开考圣旨,何来应试之说?”李焘不解问道。

来人没有回答,而是推开门进来,催促李焘赶紧动身,切不可误了时辰。

说也奇怪,李焘竟得自己病完全好了,毫无不适的感觉。于是李焘牵来了白马,跟着那些人一前去。

出门不久也遇一个赶考的秀才,自言是长山人士,姓张名山。两人交谈一番,均欣赏对方才识,交谈甚欢,可谓是相见恨晚。

可是随行的童子很快就带着李焘从别的路上走了。

一路上,李焘觉得周围景色十分的生疏,好像从未见过似的。他们骑马狂奔了一会,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大城前,这个城看起来与当时的皇城无二,高大恢宏。

一进到城中,就有几个小童迎过来了。一个帮忙牵马,一个在前路引路。李焘心里暗暗称奇,自己竟从未听说过有如此城郭。

陈焘很快就来到了城中主要府邸,这个府邸更是了不得,金碧辉煌,壮丽无比。甚至和当今皇宫相比,也是有过之而不及。

在童子的引领下,李焘进入府邸。一进大堂,就看到上面就已经坐着刚好十个人,各个神态各异,面容奇特,但却不失威严。

下面整齐的摆放着几百上千的桌子,上面笔墨纸砚样样齐全。有一些位置已经有人坐了,有一些还是空着的。

童子示意,让李焘坐下答题。李焘坐下不久,童子就给他们每人分发了一张题纸。

上云:“一人二人,有心无心”

大家看到题后,有的作思索状,手托着腮部。有的苦思无解,眉头紧锁。有的奋笔疾书,眉开眼笑……

李焘思索了一会儿,挥笔写下八个大字。

云:“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

很快众人都答完了,童子再慢慢的下来,把所有人的考卷都收了上去。

童子抱着众考生的考卷去到上面去,向着上面面容各异的人一鞠躬后,然后把考卷都扔进火炉中烧了起来。下面的众多考生立刻面露怒色,准备起身离开。

这时候,下面的各位童子示意耐心等会,并让他们往上看,只见坐在第一位的人起身走到火炉旁。

他豹眼狮鼻,络缌长须,头戴方冠,右手持笏于胸前,相貌最是奇特。

他张口一吹,炉中火竟裂开一条缝。只见先前投入的考卷都化为了灰烬,只剩两张了,他伸手到炉中取出那两张考卷,那火竟纷纷让开,似是不敢烧他。

那两张考卷正是李焘和张山的,特别是李焘的考卷让上面的人十分满意,纷纷传阅,都赞叹不已。

这时,一个童子走出手拿一张类似于圣旨的东西大声念道:“河南城隍有一空缺,今李焘心地善良,可胜任之”

李焘一下子僵住了,这时候才明白是怎么会事。想起家中老母,李焘实在不忍。

李焘向着上面端坐的十个人跪下道:“学生才识浅薄,能得到各位上神赏识,不胜惶恐。本应肝脑涂地以报知遇之恩,实不敢推辞,奈何家中老母年已七旬,奉人无人,请得终其天年。”

上面的人听完,沉默了一会儿。当中便有人道:“查一下老人家阳寿还有多少。”

很快一位长须及地的鬼吏,手捧着一本大册子走来,回答道:“有阳寿九年。”

上面端坐的十个人面露为难之色,走到了一起商量着,先前下去取考卷的人建议,可让张山先替着,等他奉养完母亲再回来上任也不迟,其他人立即同意。

于是,小童再次走出宣布道:“城隍之任本应李焘立即上任,但现在考虑到李焘家中老母无人赡养。特给李焘九年假期,九年后再赴任。现河南城隍一职由张山代之。”

李焘见完拜谢不已。又向张山表示感谢,张山拉着李焘的手一路把李焘送到城外。

临走时,张山以诗送别李焘,道:“有花有酒常作春,无烛无灯夜自明。”

这时候,童子再把李焘来时所骑的白马牵来了。李焘向张山抱拳而别,然后快马加鞭往回赶。

等李焘回到家却发现家里满挂白绫,一个大大的“奠”字在大厅的墙上格外醒目。

李焘暗暗道“大事不妙!”急忙奔向母亲房中,只见也是空空如如也。

“母亲啊!切莫坏儿尸身啊!”李焘低呼。

四处寻找无果,李焘只得在家中等候母亲归来。直到天快黑了,李焘才看见母亲和众多的亲人一起从外面归来。

李焘知道此时他的尸身已经入土,如果再不快点回到身体上,可就无法回阳了。

李焘找到附近循行的日游神,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他。请日游神在家人面前显灵救他一命。日游神看他孝心可敬,答应助他回阳。

于是日游神在众位亲人面前显灵,告之:“李焘未死,掘之可活。”

在座的亲人都惊疑不定,但其老母坚信日游神所言为实,众人拗不过。只能再次掘坟开棺。李焘在众人开棺前回到肉身。

众人开启棺椁后,李焘果然醒了,就好像是睡着了一觉而已,而且不久身体竟完全恢复健康了。周围的人都惊奇不已。

后来李焘命仆人打听长山一带是否有人身亡,仆人打听回来说:“长山一个名叫张山的秀才前几天去世了。”李焘听闻后,向长山方向长鞠一躬。

九年后,李焘母亲寿终,李焘料理完丧事,在家中焚香沐浴,整衣冠。后来邻居中有人看到,有一队人马敲锣打鼓的进入李焘家中。

有人到李焘家里想询问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只见李焘端坐于厅前已离世了,而车队人马穿墙而过,正朝着河南方向而去。

本故事独家授权【真恐怖】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真恐怖】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葬尸禁忌》

《高冷冥夫别乱来》


真石漆外立面 http://www.chenyang.com/shuiqi/gongchengqi/waiqiangqi/p_229.html
恒梁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