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见血就钻的神异巫蝶

来源:恒梁资讯网
  
张阿发早就厌弃人老珠黄的老婆林秀珍了,这几年,他外出倒腾发了财,穿着变了、腔调变了,人心也变了。在几个小妖精中穿梭后,他看中了电台女主播。

  女主播年轻漂亮,有学历有气质。可女主播说了:跟他可以,但得明媒正娶。

  那首先得休妻,怎么休呢?林秀珍这些年没犯过错,就算知道丈夫在外面拈花惹草,也睁只眼闭只眼,一对儿女那么大了,如果没有正当理由提出离婚,家里冥顽不化的长辈可不放过他。

  电视报纸上天天播三角恋杀夫杀妻杀情人的新闻,张阿发心想:林秀珍死了才算干净。只是,张阿发从小连杀鸡都怕,他有杀心没杀胆,起杀意容易,能下手并成功就不是人人能做到了。

  一天,见多识广的女主播话里有话地说:“百里外河滩村有个姓东方的老太太,据说养了一种神异蝴蝶,见血就钻,吸干人血……”

  张阿发明白了,心怀忐忑地去了河滩村,找到那东方老太太并不难,她九十岁了,成天在河边晒太阳。

  张阿发问她要巫蝶,老太太什么也不问,伸出三个手指头:“三千给用三天。”张阿发当然不缺这钱,他暗啐一声把钱交了。

  老太太给他一个黑盒子,打开盖子,里面一只蠕动的白色小蛾子。老太太说:“别打开盖,它见血就吸,吸饱了有了劲就会乱飞。”

  “那万一它飞得找不见了怎么办?”张阿发问,他想:万一它吸了林秀珍的血有劲以后,自己管不住它,那它不是到处祸害去了。

  “我一个呼哨它就回来了,这蝶有灵性,像人一样。”老太太说,混沌的眼睛望着清澈的河水。

  这老太太神叨叨的,张阿发顾不得那么多,先拿去用了再说,三千块钱当作试验。

  晚上,林秀珍呼噜打得震天响,口水流到嘴角。张阿发坐在床边越看她越讨厌,巫蝶只能用三天,它只见血才吸,但林秀珍身上没伤口没血怎么办?他挖空心思想了个鬼主意,他把老婆摇醒,说最近自己中了邪睡不着,听神婆说要用健康人的血在他额头点一点。

  林秀珍说:“这怕啥?我就是‘健康人\\’。”她当即用刀割破自己的手指,将血点到张阿发额头。看她忍痛的样子,张阿发有些不忍,但很快“长痛不如短痛”的心思还是霸占了他瞬间的良知。

见血就钻的神异巫蝶

  过了一会,林秀珍又睡着了,张阿发擦掉自己头上的血迹,悄悄打开小盒子放到林秀珍受伤的手边。

  那只白色小蛾子显然是饿坏了,快速蠕动进入林秀珍的手指,不见了。林秀珍动了一下,没什么察觉。

  晚上这婆娘就会“莫名其妙”死亡,自己的人生就会改写。想到这,张阿发既激动又害怕,他披起衣服溜到邻居家打麻将去了,他不敢看到那未来的恐怖一幕。

  邻居是个老婆跑了的单身汉,一窝人又喝又赌的,张阿发用酒精麻醉自己,不小心被破了的酒瓶割到手指,不过他没在意。

  第二天,酒鬼们发现张阿发死了,他脸色灰青、容颜憔悴。医生说不出原因,只说他失血过多,可是,地上哪有什么血迹

  单身汉想起,他夜里起来撒尿,恍惚中看到一只赤红的小鸟飞出窗外。

  张阿发莫名其妙死了,林秀珍和孩子们接手了他全部的财产,那女主播一根毛也没得到。

  办完丧事,亲戚议论起林秀珍丈夫的死因,林秀珍说:那晚她梦到件怪事,一个白衣女子拿着索魂幡,说要她的命,林秀珍不服,说她不该死。

  女人说:“是你男人要你的命,他有了小三嫌弃你,但我在你肚里转了一圈,没发现有罪恶的内脏。”

  林秀珍悲从中来,向女子哭诉丈夫的花心无情。女人听了一会,走了,临走前说要看看张阿发的心是不是黑的,如果是黑的,就索了他的命。

  警察没法拿林秀珍的话当线索,张阿发就这么莫名其妙死了。女主播很快又搭上了新欢,那新欢比张阿发还有钱,只是他也有老婆。

  一次,女主播去河滩村采访,看到东方老太太在河边晒太阳,就采访她关于巫蝶的传说是不是真的。

  老太太说:“哪有什么巫蝶?只不过是些被陈世美丈夫遗弃的女子的怨魂。这些怨魂不只收拾负心男人,还要收拾小三呢。”

  女主播听得后背发寒,她的膝盖刚才跌伤出了血,现在总感觉痒痒,恍恍惚惚有个白衣女人在她周围晃,晚上做梦,那女子在她体内转来转去,还喃喃自语:“为什么你的心一半是红的,一半是黑的?”

  回去后,女主播当即跟新欢断了往来,认真找了个未婚年轻男子结婚,自此,梦里再也没遇到什么白衣女子。


工作后申请法国留学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70J9275/
恒梁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