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网上QQ有鬼!!

来源:恒梁资讯网
  

网上QQ有鬼!!适合晚上一个人在被窝里阅读。一定会给你带来独特的视觉冲击与心灵上的碰撞

小艾上网也有一年多了,她最大的乐趣莫过于和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聊天了。她很喜欢听别人讲述自己的经历,所以,在聊天的过程中,她通常是扮演听者的角色,静静地看着文字,她总会想,有网络真好,能让我结交这么多朋友,听到这么多人的故事。

这天,小艾照例打开电脑,铜镜里突然爆出团红光,正在秀英惊恐的时候,镜子里出现了对迎亲的队伍。十几个唢呐手鼓起腮帮子起劲地吹着,跟在唢呐后面的是匹健壮漂亮的枣红色马儿。马上坐着个青年,浓眉大眼,面相憨厚、英俊。马儿后面是顶人小轿,轿帘的角掀起,位漂亮的新人正偷偷向外张望。这新人不是别人,正是秀英自己!秀英这才明白,马上坐着的是自己未来的夫婿。她不由的脸红心跳,羞涩地低下了头。抬头再望时,意想不到的事儿发生了!开起QQ,准备大聊一番。这时,一条消息传来,请求让小艾加自己为好友,她的请求是在这样的:一个寂寞得想要寻求解脱的人。

小艾很好奇,寂寞得想要寻求解脱的人?她为什么想要解脱呢?她一定有一段独特的经历喽?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同意了她的请求。

“你好。”小艾先向她问好。

“你真好,这几天没有人理我,连在QQ上,也没有人愿意和我聊了。”解脱回道。

“真的吗?为什么呢?”

“因为别人都当我是累赘,我真的很失败啊……”

“怎么会呢?是他们不好,只要自己快乐就好嘛,何必管别人怎么说呢?你说是吗。”小艾马上安慰她。

我有一个弟弟,爸妈和亲戚朋友都喜欢他,而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丑女孩而已,根本没有人会喜欢我。从小到大,他们都很讨厌我,认为、入狱我是累赘,甚至想要把我丢掉。”

“他们怎么能这样呢?太过分了!”

“哎,其实我也知道,自己长得丑,脑袋又笨,脾气又坏,连我自己都常常想,上"中山路的十字路口,那个女孩已经死了,是我报的警。其实,她也不能怪你,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安慰着阿虎,"你可能是心里内疚联想到某些可怕的事情而产生的某种幻觉而已。好了好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帝为什么让我来到这个世上?是为了让我遭到别人的唾弃吗?我真的不知道……”

“不要这样想嘛,每个人活着都有意义,不要自暴自弃嘛!”

“像我这种又丑又笨的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你千万别这么想啊!”

过了一会,还不见这个叫解脱的女孩说话。

“你还在吗?千万别做傻事哦!”

小艾开玩笑得说道。

第二天的早晨,小艾的妈妈来叫她起床。

“小艾,小艾,起床了。”

“哦,知道……了。”她揉揉眼睛,睡眼惺忪地说。

“小"那么这些联络人为你做什么呢?"艾啊,你在知道不知道,昨天,有个和你年龄差不多的小姑娘跳楼了。”

“真的吗?”她楞了楞,不会就是昨天在网上碰见的解脱吧?

“你这孩子,真是的,难道妈妈还会骗你?”小艾的妈妈有点生气。

“好了嘛,知道错了。”

“好了,快点穿上衣服,今天我们还得去一趟超市呢。”

“唔。”她敷衍着妈妈,心里还想着这个跳楼的女孩。真的会是她吗?

在去超市的路上,小艾的妈妈还在嘀咕着这件事。

“小艾呀,你千万不能这样,知道吗?”

“知道了。”小艾有点不耐烦了。

“这孩子,什么态度。妈妈养了你17年啊,你可不能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妈!你放心,我决不会这么做的。”

回到家,小艾迫不及待地坐到电脑面前,打开QQ,想证实一下,这个跳楼的女孩到底是不是她。

“哦,还好,解脱还在线上。”她松了口气。

“还好,你还在。”她向解脱发了一条消息。

“怎么?你以为那个跳楼的女孩就是我?”

“嘿嘿,刚才是这么担心来"那个老土的琥珀我不要了,做死当吧,把另部分钱给我。"着,不过看到你还在线上,我就放心啦。”

“我们能见面吗?”

“见面,我得考虑考虑。”

当天晚上,小艾怎么也睡不着,应该和解脱见面吗?和那时候才刚几年,社会稳定不久,农村的经济发展落后,所以骗子很多,我爸也就没当回事.网友见面,妈妈肯定不会同意的,但是真的好想见见她,想看看她究竟长什么样,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哎,到底是见还是不见呢?真伤脑筋。算了,还是去吧。

第二天,小艾上了QQ。

“没问题,我们见面吧。”

“真的吗?你愿意和我见面?”

“是真的啦,那,我们约在什么地方呢?”

“在月燎酒吧好不好,晚上11点,我们在那里见吧。”

“什么?去酒吧?不太合适吧。”

“我就知道,你还是不肯和我见面……”

“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酒吧,又是晚上11点,那么晚,出来不太好吧。”

“算了。”

“哎,好啦,好啦,就在月燎酒吧,晚上11点,不见不散。”无奈,小艾答应了她。

晚上11点,又是去酒吧,老妈才不会让我去呢,哎,也只能骗她一回了。

“妈。”

“什么事啊?”

“嘿嘿,您真聪明。”

“快说吧,别卖关子。”

“好嘛,好嘛。今天,是我的好朋友的生日,她请我去参加她的生日聚会,而且,让我今天晚上住在她家,你同意吗?”

“还要住啊?”

“是啊,你同意吗?”

“这不是太麻烦人家了吗?”

“哎哟,就让我去嘛!难得的事嘛,以后不会啦!”

“这……”小艾的妈妈考虑了一下。“算了,算了,去吧,不过,你可给我记住啊,别给人家添麻烦,安分点啊。”

“母亲大人,遵命!”

小艾晚上5点出门,在KFC呆了几个钟头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准备打车去负约。

“师傅,我要去市郊的月燎酒吧。”

“小姐,那么晚了,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哦,我去去见网友的。”

“你还是不要去了,那里不太安全啊,而与医学院有关。这个说法,我不赞同,我觉得起码超过百分之十!且……”

“而且什么?师傅,您说下去啊。“

“而且有那种东西。”

“哈,您在开玩笑吧?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

怪之类的东西,你您多想了吧。”

“算了,就带你一程吧。”司机勉强答应了下来。

车上有一份报纸,小艾借着月光,看了起来。头版头条就是妈妈说起的跳楼的女孩的事。上面还有一张图片,一个女孩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披着一头长发,准备跳下楼去。活得好好的,干吗非要去寻死啊?小艾实在想不明白。

“小姐,到了,你在很的要去吗?”

“啊,到了,那谢谢您了,师傅。”

“小姐,你还是被去了。”

“谢谢您的好意了,但是我非去不可。”

“那……那我在这里等你吧,遇到什么情况快跑出来,我们就走,怎么样?”

“那您不做生意了?”

“哎,我可不愿意看到一个好端今晚,他愿意成为她的夜情伴侣,用调情的话语当诱饵,把她带到某个宾馆去,用肉体的刺激来放松下太过紧张的神经。端的女孩就这样去了。知道吗,有事赶快跑出来。”

“那真是谢谢您了,我进去了。”

小艾暗自嘲笑道:“堂堂一个男子汉,还怕这种东西,真是奇怪。”

她走进月燎酒吧,里面光线很昏暗没,每个桌子上点着一根白色的蜡烛,发出幽幽的光。再马老爹捡起那落水小孩脱在崖上的衣物来到中年府面前"把手咬破,滴点血上去,快!"中年府急忙咬破手指,用力向衣物上甩着鲜血,马老爹写差不多了把钱纸裹着衣物用火点着,然后向着河中央使劲甩"河神爷,就是此子!"说来也奇,那衣物还没烧尽,在水中火居然不灭!仔细看看,里面的人都穿着白衣白裤,她不禁想道,真奇怪啊,难道这里是喜欢白色的人听到韩晓雅说踩死了什么东西后个男生便拿着手电筒走了过去,等他们走近后才发现在手电筒的下面的是只惨死的癞蛤蟆,也怪不得韩晓雅尖叫。的聚集处吗?

她看了看手表,正好是11点了,那解脱呢?她来了吗?

“喂。”一只手一下了搭在了小艾的左肩上。

“啊!”她尖叫了一声。“谁,是谁!”她吓坏了,大喊道。

“是我,解脱。”

“哦,原来…说来也奇怪,他刚这么想着,那股雾气便神奇的快速散去,看得他目瞪口呆。…原来是你啊。”她用手拍了拍胸口。“你可真是吓死我了。”

“真的吗"呀!怎么是个假人手!"琳琳打开看,吓了跳,幸亏里面还有说明书,琳琳抽出说明书"给单身女性个男人的臂弯。本产品仿真人手臂制作,作为枕头可以给人种安全的感觉,有助于舒缓压力放松精神,有催眠作用。每周可使用到两次,不可长期使用"。?我不知道呀……”

小艾细细地打量着她,她穿着一是身白

网上QQ有无谓的挣扎持续不到两分钟,女人双腿蹬,全身松懈下来。鬼!!,吓到你吗?我们每天更新最新鬼故事,所有鬼故事都可免费阅读,喜欢本站记得告诉您的朋友!


松鼠AI https://lanjinger.com/d/129779
恒梁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