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故事会> 正文

血 契

来源:恒梁资讯网
  

乾隆十八年芒种那日,安州千佛茶庄老板张安和往常一样早起,沏好一壶千佛雪芽,正欲清心静气好好享受一番,突然听得门口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过了一会儿,仆人来报,说京城陈大老板家的大管家送银子来了。张安听了,不由心中暗自赞叹,这陈大老板果真是个守信之人,也是个心急之人,原本说的夏至过后来付余款,却不想小满节就来了。忙起身去迎,仆人回话说大管家放下银子已经走了。

“这怎么成,赶紧留住,让我好好款待。”张安急忙追出去。只见大管家在前面边走边流泪,张安心中诧异,一边喊叫,一边急追。大管家也不理他,到了安州河堤上,突然纵身而起,跃入河中,一个漩涡,就没了踪影。张安惊呼一声,瘫软在地上。

被仆人们扶回家中,整整一日,张安都枯坐在那里,呆若木鸡。

这陈大老板是京城开有最大的茶叶行,是天下有名的茶叶商人,生意都做到了乾隆皇帝那里。陈大老板与张安的生意往来,可以上溯到两人的祖父那辈。每年立夏,陈大老板都要和他的大管家带着马队,不远千里赶到安州,从张安的千佛茶庄采购千佛雪芽和那叫做千佛吼茶的茶中极品。对于陈大老板来说,专程前来安州,其实只为千佛吼茶,那千佛雪芽,只是捎带的生意。因为有了那千佛吼茶,他才可能做成皇帝的生意,也就是说,那千佛吼茶,是专供皇帝品尝的。

“吼茶一盏,白银十万”,说的是千佛吼茶的名贵。所谓物以稀为贵,这千佛吼茶,贵就贵在它的稀少,难以获得。在安州,唯独张安能依照祖传秘法制出此茶,但是产量极少,每年多不过一斤,少则二三两。

千佛山多崇山峻岭,那些用以制作千佛吼茶的茶叶,出自千佛山特有的一种茶树,名叫崖茶树。此树都是生长在悬崖绝壁之上,只靠雨露存活,所以树龄千年,树干也不过酒杯粗细。

每年春分过后,万物复苏,花草树木,都开始绽放嫩芽,那崖茶树也不例外。此时,张安就背着一大口袋上好的蜜酥果子进山了,到清明才下来,怀中揣着的,就是那鲜嫩的崖茶。张安是怎么采得崖茶的,一直是个秘密。因为那悬崖峭壁,人根本无法靠近,曾经有人在身上捆了绳索,要垂下山崖去采那茶叶,结果粉身碎骨。

谷雨时节,陈大老板就来了。这年同样,依照惯例,先交易了千佛吼茶,再交易千佛雪芽。较之往年,这一年的千佛雪芽在成色上要好许多,陈大老板看得欢喜,就多要了十几担,但是囊中银子不够,于是约定等回了京城,在夏至过后,叫大管家过来将余款付清……

现在大管家将余款送来了,一句话没说,就投河自尽了。这是为何?张安思忖再三,决定立即起身赶赴京城,要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安赶到京城,听说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陈大老板的茶叶行已经关门。张安找到陈大老板的府邸,通报了姓名,求见陈大老板,谁知道竟然被下人轰了出来,而且还受到一顿责骂,说他是“奸诈之辈”。受了骂,张安感到十分窝囊,自己世代生意人家,将那“童叟无欺”、“货真价实”、“诚实守信”当作金子打的颜面,更将那“信用”二字当作生存的性命。如今竟然被人这般辱骂,心中愤恨难平,于是高声喊叫,求见陈大老板,要他给个说法。

门开了,一老仆出来,回话说陈大老爷已经不在了,见不着了,请他回去。

“不在了?”张安惊愕地问。

“陈大老爷已经被你的那千佛吼茶害死了!”老仆说着,泪如雨下。

张安惊得差点跌倒在地。老仆人告诉他,陈大老爷将千佛吼茶带回京城后,赶紧送往皇宫。乾隆皇帝得知千佛吼茶到了,欣喜得很,叫赶紧沏上来品尝,谁知道才一入口,乾隆皇帝就将茶盏摔了,一屋子太监宫女吓得魂飞魄散。乾隆皇帝阴沉着脸,叫宣陈大老板觐见。

见了陈大老板,乾隆皇帝叫将茶叶退还给他,怒斥道,“我也算是你们家的大买家、老主顾了,给你万两白银,你竟用这等草茶野茶来欺瞒!咳,只可惜你祖辈的金子招牌,被你毁了!”

回到家中,陈大老板亲自沏了一盏千佛吼茶,品尝了一口,就哀叹不止。随即叫了大管家,吩咐了尽快到安州和张安了结余款的事,然后叫人将茶叶行关门。当日夜里,陈大老板就自尽了。

张安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安州,一场大病,半年后方愈。病愈后,张安上了千佛山,都以为他是去查看山上的崖茶长势,做那来年制作千佛吼茶的准备。半月后,张安下了山,谁知道一下来,又是一场大病,这场病,直到第二年惊蛰才好。

眼见春分将至,采制千佛吼茶的时节快要到了,张安去了安州宏盛糖果铺子,要定制三十斤上好的蜜酥果子,春分那日要。这宏盛糖果铺子,名号和千佛茶庄一样老,一样享有盛誉,而且两家也不知道从那辈起,就是生意上的老交道。

春分到了,见张安没有来取蜜酥果子,宏盛大老板就亲自送了过来。见宏盛老板亲自上门,张安叫人摆下酒菜,说要与宏盛老板好好喝几盅。


二手游戏机回收 http://z18922491553.51sole.com

恒梁资讯网